地方风物

光岳楼的传说(下)

时间:2018/5/2 10:46:30  作者:刘姗  来源:聊城大学图书馆  查看:9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木工老头笑道:“此非难事,你今日令人备下锯沫五车,芦苇二十领,水胶二十斤,明日不误你应用就是了。”工头听了哪敢怠慢,忙吩咐众人快去准备。要的料一一备齐,老头却在一边闭眼养神,睡着了。工头不敢惊动于他,只好让人备下酒饭,置于老人身边。   第二天一...
木工老头笑道:“此非难事,你今日令人备下锯沫五车,芦苇二十领,水胶二十斤,明日不误你应用就是了。”工头听了哪敢怠慢,忙吩咐众人快去准备。要的料一一备齐,老头却在一边闭眼养神,睡着了。工头不敢惊动于他,只好让人备下酒饭,置于老人身边。
 
  第二天一早,只光岳楼的传说(下)见在工料场的空地上,出现了一条又粗又长用芦席紧紧卷着的圆型物体。工头让人打开芦席一看,正是需要的立柱。用尺子一量,粗细长短恰好,无需一锯一斧;其质虽全系锯沫合成,却坚实如木。工头心里又感激,又敬佩,要人去寻老人时,和上次一样,又不见了影儿。
 
  四十根基柱很快竖了起来。可是当往上按扣斗拱时,却不是这斗大了,就是那拱的弯度不够,总也不合适儿。画线工说锯工走了墨线,锯工却埋怨线工没有画准尺寸,工头也一时急的束手无策。有人见工头难得光转圈儿,说道:“吵也没用,急也没法,还是去请那位造立柱的老师傅来帮助吧。”
 
  工头虽然点头称是,可嘴上说:“这老人来无踪去无影,可到哪里去找呢?”有个年岁大的工匠说:“那老师傅本事这么高强,我看他不是神仙,也是鲁班祖师,咱烧个香,祈祷祈祷,兴许能让他老人家显显灵。”工头一听在理,于是买来了信香,在木工场点燃,就祈祷起来。
 
  整整盼了一天,却连影儿也没盼来。可是在第二天一早,在备作抖拱的木料上,却出现了纵横交错有曲有直的墨线,按状锯木加工成形,相互搭扣,结果个个严实合缝,不大不小。大家这才知道,这全是那位神秘的木工老人所为,只好拜地相谢了。
 
  工程终于如期完工了。庄严宏伟的阁楼,被陈镛验收认可后,大家欢天喜地地拆除了脚手架,由陈镛命名的“余木楼”,明日就要举行落成典礼了。可就在这时,却突然有人发现在楼的高层的西北角正檐下,露着半寸长的一根椽头。上去锯吧又得重搭脚手架,十分费工,不锯吧,又十分碍眼。这可怎么办?
 
  正当大家为难之时,不料那神秘的木工老头,又出现在大家面前。他没等大家求助,只见他慢腾腾地从腰后抽出一把利斧,往那椽子头上一扔,只听“嚓”的一声响,便把那长出的椽子头砍齐了。在众人一片欢呼声中,工头去寻找老头时,老人却不见了。
 
  人们纷纷议论说,这一定是鲁班祖师所为。大家为了纪念鲁班在建楼中的功绩,特在一楼北墙,修了一个小型的鲁班祠,里面画上鲁班像,以示纪念。现在鲁班的画像虽然没有了,但那个小祠堂尚在,大家都知道,那就是供奉鲁班的地方。
聊城大学图书馆传统文化故事研究团队20160517
Powered by OTCMS V2.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