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名故事

堂邑王庄节孝牌坊的故事

时间:2018/6/25 15:41:10  作者:未知  来源:聊城大学图书馆  查看:8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堂邑西北有个牌坊王庄,是因为庄里有座节孝牌坊而得名的。可人们传说,那牌坊只立了两根石柱,并没有完整地修造起来。什么原因呢?是节妇不节?还是孝妇不孝?  这还得从头说起。  清朝年间,王庄有个叫王敬轩的乡绅,娶了官宦之女赵氏为妻。老两口膝下只有一子,名叫王文玉,这王文玉生得聪颖...

  堂邑西北有个牌坊王庄,是因为庄里有座节孝牌坊而得名的。可人们传说,那牌坊只立了两根石柱,并没有完整地修造起来。什么原因呢?是节妇不节?还是孝妇不孝?堂邑王庄节孝牌坊的故事

  这还得从头说起。

  清朝年间,王庄有个叫王敬轩的乡绅,娶了官宦之女赵氏为妻。老两口膝下只有一子,名叫王文玉,这王文玉生得聪颖文弱,温柔谦和,在县衙做个小吏,每日早晚到父母面前请安问好,极尽孝道。儿媳柳氏,乳名秀姑,长得如花似玉,貌比天仙,琴棋书画无所不通,本生世宦之家。只因娘门家道败落,亲人全无。被王敬轩看中,娶进门作了媳妇。

  秀姑进得门来,全心孝敬公婆,与丈夫更是十分恩爱,相敬如宾。可婆婆赵氏却拿她当奴婢使唤,稍有不顺,张口就骂,举鞭就打,还要罚跪。丈夫虽然疼爱娇妻,可严母面前不敢相劝,这秀姑只好忍声吞泪,暗自伤悲,只有到了夜晚,才能与丈夫相依相恋,哭诉衷肠。天有不测风云,王文玉不幸身染重病,卧床不起,赵氏骂秀姑是“克星”,一口咬定是秀姑给文玉带来了灾祸,整天价不是鞭打就是罚跪。王文玉躺在床上,眼睁睁看着妻子屡遭屈辱,倍受折磨,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,难过的是爱莫能助,无能为力,就这样病上加愁,不到半年的时间便忧病身亡。

  丈夫一死,可苦了这弱妇秀姑,直哭得似那梨花带雨,弱苗经霜,更兼婆婆虐待,从此神情不振,忧病缠身,冰骨玉肌,日渐消损。幸好身怀有孕,几个月后,竟一胎生下两个男孩儿。

  赵氏见生了两个孙儿,起初对秀姑尚好,但随着小孙孙离了娘乳,年龄渐长,尽管秀姑一如既往,操劳家务,孝敬二老,又尽心养育着一双姣儿,但婆婆赵氏却对她起了疑心:只因这秀姑本事天生丽质,虽然衣食粗劣,病态忧容,孀居寂苦,却如再世文君,掩不住花玉风韵。赵氏是唯恐秀姑不忘风流,招蜂引蝶,难守贞节,便立下新规:一是叫秀姑吃斋念佛,收心敛欲;二是每日除了刷锅做饭,推磨拉碾之外,夜间还要纺棉花一斤,纺不完,第二天就要跪在赵氏面前挨打受罚。好个可怜的秀姑含悲咽泪,咬牙忍受着种种磨难,挨过几番冬夏,熬过几度春秋,好容易两个孩子长到八九岁光景,个个天真活泼,惹人喜爱,可秀姑已被折磨的枯瘦憔悴,如同呆木人一般了。却不知有更大的灾难降到她的头上。

  一个凄风苦雨之夜,秀姑在孤灯下强打精神,一圈圈地拧着纺车。忽然老公公冒着雨归家,说肚里饥饿,唤她做些吃食,秀姑只得放下纺车去做饭,谁知刚一进厨房,那平日里满口道德的老公公一下把儿媳妇抱个严实,大施淫邪,可怜那秀姑病愁缠身,四肢无力,又加惊恐过度,竟像个半死人似的无法抗拒……

  秀姑蒙羞含辱,不知怎样回到自己房中,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心思了,把两个儿子看了又看,摸了又摸,一串串热泪直流到两个小脸上。秀姑哭泣了一番,便解下衣带拴在门环,就要一死了之,谁知刚一伸头,两个孩儿突然惊醒,吓得爬下床来“哇哇”大哭,一边一个,抱住娘脚。秀姑一下瘫倒在地,把儿子搂在怀里哭做一团,此时天色渐明,两个孩子叫娘上床歇息,秀姑擦掉泪水,说:“你们快快睡吧,娘还要纺线。”两个孩儿哪里肯依,异口同声地说:“不要纺了,孩儿愿替娘挨鞭子,”说罢,硬是把秀姑拖到床上。

  赵氏每日起念佛等儿媳妇交钱,今日刚刚坐定,就见两个孙儿“扑通”跪在面前,不禁吃了一惊,问其原因,孙儿说:“母亲病昏了,求奶奶饶了这遭儿,要打要骂,由孙儿代替”。赵氏沉吟良久,怒道:“你们年幼,哪知我意,我饶了你娘,怕你们就没有娘了。”两个孩子就问:“奶奶饶了我娘,怎的就没娘了呢?若奶奶不饶,孙儿就不起来了。”赵氏长叹一声说道:“你们幼儿不懂,今日纺不完也罢。”挥一下手,叫两个孙儿起来走啦。

  一日,王家来了好些客人,秀姑伺候酒宴之间,听得“节”呀,“孝”呀,似在指她,不觉暗自生疑。后来婆婆把她叫到跟前,竟以佛面相待,夸她“节孝”双全,又夸她养育王家根苗有功,然后告诉她,家里托人花了银钱,呈报诰命批转下来,要为她立座“节孝牌坊”,眼下就要请石匠备料,破土动工。这秀姑不听则罢,一旦听得明白,不由大叫一声,立时觉得天昏地暗,头晕目眩,扑倒在地……

  原来封建社会里,所谓“节孝牌坊”明里是流芳百世的荣誉,实则却是束缚妇女的一种手段:只要牌坊一立,任你寡女少妇都得死了情欲之念,绝了再嫁之望,如同镣铐把人套得死死的,秀姑本为诗书门弟,早已看破人间世事,那牌坊背后明明是陷阱地狱。因此,听了之后,如同万箭穿心,五雷轰顶,两眼一黑昏死过去。赵氏见此光景,连忙将她唤醒,又假意抚慰一番,为了造坊顺利,遂免了秀姑推碾推磨之役。不几日,石料备好,不知从哪里请来个年轻的石匠,于是在已选好的村外路旁,搭个草棚,开始造坊。

  赵氏命秀姑每日给石匠送饭。秀姑多年禁闭家院,如牢中之囚,身体虚弱不堪,乍进村野,只觉魂魄飘荡,晕晕欲旋,及至来到工地,一见那小石匠,不禁心慌意乱,惊颤不止,原来这小石匠不仅心灵手巧,而且长得十分标致,眉宇间竟与文玉有些相像,因这秀姑苦境思夫,魂萦梦绕,似痴似迷,乍见石匠只如见了死去的丈夫一般,怎不恍惚迷离?那小石匠一见少妇这副模样,竟吓了一跳,扔了手中锤子就要来扶,秀姑赶忙收住神色,脸面变得十分凄惨。小石匠不知送饭少妇就是节妇本人,就说:“大嫂这般病弱,为何劳您前来送饭?”秀姑说:“不敢劳石匠哥动问,请快用饭。”小石匠接过汤罐饭篮,请秀姑草棚落坐,秀姑谢过,只是不坐,两眼直望那石上刻下的“节孝”二字,看着、看着不由想起苦命,想起老公公的狰狞面目。忽然一阵颤抖,忍不住泪水唰唰而落,抽泣不止。

  小石匠好生奇怪,就问:“大嫂何以伤心至此?”秀姑抽泣着,不觉脱口而出:“这坊实为我催命之坊!”小石匠听罢惊道:“莫非大嫂就是牌坊之主?”秀姑只是饮泣不语,小石匠突然顿足道:“我不该又害一人矣,实不知大嫂妙龄年华,我今之举实为罪过!”说毕,抡起铁锤就砸那石头,秀姑吓得扑通跪倒,哀求道:“石匠哥且慢,我今为小哥送饭,你若砸了这石坊,定会惹出事端,请快快用饭,容小妇归家。”小石匠满怀同情,看着饭怎么也咽不下,秀姑也不好力让,就慌慌地回家了。

  自此以后,秀姑心里好似藏了一只兔子,惊慌不安。白日里痴痴迷迷,黑夜间梦里见夫君,几番哭醒,每日送饭又见那小石匠无精打采,满面愧色,直叫秀姑羞怯难当,不知所措。

  一日,天色阴沉,时近中午,秀姑跌跌撞撞前来送饭,小石匠还没歇下工来,正刻镂一具小石马,你道这小石匠为何先刻起石马来?原来这小石匠虽然以硬石为伴,心地却十分善良,小石马用在“节孝坊”上是表示“贞节”之意,他见少妇诚实正直,认定她是个守洁之身,可那悲惨之态必然隐藏着难言的苦衷,又联想到这家主王敬轩的奸猾之态,因此想试一下少妇反应,看是否有肮脏之举。秀姑来到工地见小石匠还在干活,羞于启齿,一直走到石匠身后,可小石匠没发现似的依旧刻钻,秀姑便转眸望那石马,不望还罢,这一望之下,突然惨叫一声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原来秀姑深知这石马是喻贞节之意,她经老公公淫辱,哪还有贞节之说,哪还有颜见这石马“洁象”?于是悲苦攻心,惨叫一声,就昏死过去。那小石匠一惊之下,非同小可,失魂般地扔了锤子,顾不了许多,一下抱住了秀姑,扶进了草棚。这秀姑昏迷之中,浑身发抖,叫着“怕”字,哇哇直哭,到此,小石匠似乎一切都明白了,紧紧抱住秀姑,不觉流下同情之泪。过了一个时辰,秀姑醒来,一看在小石匠怀里,惊羞,用力挣脱出来就向外跑,小石匠猛地上前拉住秀姑,双膝跪倒在地说道:“大嫂莫怪俺鲁莽,适才看您将要昏倒,这才抱扶于您,俺虽生来与石头打交道,可心非硬石,看不得这般屈苦模样,大嫂只管拿俺当兄弟看待……”秀姑听到这番热肠之语,又见小石匠满脸泪痕,想起昏迷中事,虽然脸上挂了羞慌,可心里踏实多了,恍惚之间与那小石匠似有亲近之缘,赶忙躬身将他扶起。

  此时,骤然风雨大作,田野白茫茫一片,似乎把这对人儿隔离人间。这二人说些什么,只有那条条雨丝传入上天,不多时,风停雨住,人间如洗,男耕女织,各操生计,不在话下。且说秀姑一日三餐继续送饭,那小石匠也依旧锤钻叮当,刻造石坊。不料一日赵氏把秀姑叫到跟前,说牌坊已近后期,不好再叫秀姑抛头露面,遂换了老妈子送饭,秀姑顺从婆婆,并不敢违,只是夜间常常抱住一双姣儿哭做一团。再说那小石匠,近来加紧了石活,一天,告诉王家说:“坊柱已雕刻完毕,可请些壮工先行立起,横额兽石也将告竣”。

  王敬轩和赵氏自是心中欢喜,第二天便请了乡邻在小石匠的指挥下,立起了“节孝牌坊”的两个大石柱。到了第三天该吃早饭的时候,王家两个孙儿突然大哭大叫,说不见了娘亲,正在哭找之时,只见老妈子惊惊慌慌地奔来,说是工地上不见了小石匠,那赵氏闻听,只惊得目瞪口呆,料知出了丑事,忙喝令止住孙儿的哭声,又责其家人不得将此事张扬出去,对外只说石匠家来了急信,回去奔丧,修坊之事只好告吹。

  可是不久,秀姑与石匠私奔之事就传扬出去,正是墙打一百板,没有不透风,连那王敬轩“扒灰”辱媳的丑事也尽人皆知了……日子不长,那赵氏气淤而亡,王家从此败落,而两个孩儿却牢记母训,穷途发奋。后来省城会试,竟认了两个异父同母的弟弟。原来那秀姑和小石匠私奔之后,潜往梁山定居,夫妻二人恩爱无比,又生下二子,这两个儿子自幼聪颖拔萃,这一年也去会试,个个中举,于是,又生出一段四举人探母的趣闻佳话。

聊城大学图书馆传统文化故事研究团队20160517
Powered by OTCMS V2.88